方星星.

变故

“你知道吗?你这样,只会让我越来越讨厌你”此时的奕辰的声音非常虚弱,整个人趴在桌子上,身体有轻微的抖动。季长空挥动的手停了一下,还是继续一下又一下的落着,仿佛下面的人和他没有关系。

  结束的时候,奕辰整个人都被冷汗打湿了。其实到后面奕辰已经分不清轻重了,只知道每一下都钻心一样的疼。

  季长空转身离开了房间,奕辰回来的拱火能力不是一般的强,哪怕是季长空也受不了。可是刚刚到楼下,看见谢知整个人直接晕倒在了地上。

  季长空赶紧给华疾打了电话,就背着谢知放在后座,然后就往医院赶。而这一幕被奕辰看见,心里第一反应并不是对朋友的关心,而是一股油然而生的醋意。

  “怎么样?”距离到医院其实已经过了两个小时了,此时此刻谢知才被从手术室推了出来。“他有心脏病,而且好像吸过毒”华疾脸上的表情并不是很好,说是好像,其实基本已经肯定了。“吸毒?”“奕辰改天我去给他做检查”“嗯”华疾拍了拍季长空的肩膀,然后就给谢知去做后续工作了。

  与此同时奕辰趴在地上,脑袋的疼痛让他整个人都清醒了,身体的疼痛也愈发剧烈。奕辰整个人蜷缩在一起,仿佛这样可以得到安全感和缓解疼痛。等季长空回到家时已经是深夜了。

  “你吸过毒?”季长空看着趴着地上的人,但语气却愈发平静。“没,没有”“你现在这个样子你告诉我没有?”奕辰不可思议的看着季长空,为什么现在连信任都做不到了,自己就差成这样了吗?

  季长空把奕辰抱了起来,帮他洗了澡。季长空看着奕辰身上的伤,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。“你还喜欢我吗?”奕辰软软的所以传入季长空的脑袋,季长空并没有说话,这个问题他不知道怎么回答。他爱他吗?或者说有以前那么爱吗?五年他变了,而他也变了。

  “你不喜欢我了对吗?”奕辰的声音带上了哭腔,刚刚那段时间内,奕辰最疼的不是那些伤,而是自己没有依靠的人,就连喜欢的人都离开了。他以为季长空会回来,但是他错了,他没有等到,直到他疼到麻木才看见想要看见的人。

  季长空看着奕辰,许久才说出一句话来:“不早了,先休息,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。”“你能不能陪陪我”奕辰拉住了季长空的手,现在的他需要一个人来陪伴。季长空看了看奕辰,只能无奈答应。这个晚上其实他们都没有睡,哪怕在一张床上,也能感受到两种不同的气压。

  奕辰翻了个身,看着季长空的脊背,很好看。奕辰的手抱住了季长空,“还不睡”“我睡不着,抱歉”“不想睡就起来吧,有事问你”季长空把奕辰的手拿开,起身坐在床边,而奕辰就站在下面。这样的场景对于他们俩个来说都并不陌生。

  “谢知你到底是怎么认识的”“学校的活动”“你知道他吸毒吗?”“啊?”奕辰的反应有点剧烈,看了他并不知道这件事情。“我不知道”“谢知给你吃过什么奇怪的东西吗?”“没有”季长空把奕辰拉了过来,拍了拍他身后的伤处,“好好说”奕辰瞬间觉得自己十分的委屈,明明自己没有说谎。“真的没有”“那你身体怎么回事?”“之前……”奕辰没有继续说下去,他怕季长空误会,然后真正的抛弃他。

  季长空看着奕辰,似乎猜到了什么,于是也没有继续逼问下去,“明天和我去医院做检查”看着奕辰点头,才起身离开。

误会

  奕辰就这样一直跪在季长空门口。季长空来往都不看他,奕辰觉得这样挺没有意思的,就站了起来。可能是跪在地上太久的原因,站起来时奕辰没有站稳,又倒在了地上,磕到了腰,疼到趴在地上,动都不敢动一下。

  季长空看见奕辰倒在地上,本想上去扶,但是还是就这样走了过去。奕辰忍着剧痛,从口袋里拿出手机,给谢知打了一个电话。谢知接到电话,赶紧打车去接奕辰。谢知眼睛红红的,当他听到电话那头奕辰嘶哑的声音,那一刻谢知感觉整个世界都黑暗了。

  等谢知赶到的时候,奕辰身后都湿漉漉的,那是冷汗,疼出来的。奕辰身上还有几段绳子,就这样狼狈的趴在地上。谢知把奕辰抱了起来,哪怕动作很轻,奕辰还是痛呼了一声。季长空在房间里,只听见有人微微哭泣的声音等出门查看时,才发现有人正抱着奕辰,一边哭一边往下走。

  季长空脸色一下变得阴森起来,冷呵道:“把他给我放下”,谢知连头都不回,就这样一直往门外走。季长空几乎是跑下楼梯的,把两人拦在门口,对着奕辰说到“这就是你一直不从外国回来的原因,我以为你很自觉”。

  奕辰觉得自己此时就是一个跳梁小丑,明明是他被抛弃了,为什么要来质问我。季长空看着奕辰,突然朝着奕辰就是一巴掌。奕辰的右脸飞速的肿了起来。谢知脑子嗡了一下,奕辰被打了,他连自己喜欢的人都保护不了。季长空又扬起手,正准备往下招呼,却被谢知拦下了。

  “很好”季长空想打的人,没有人敢拦,这一下,无疑是火上添油。季长空从门口拿了一条tt,抽向奕辰。准确无误的打在奕辰的身上,奕辰现在还被谢知抱着,但是tt丝毫没有打到谢知。把奕辰放下后,谢知突然冲向季长空,就拿拳头去打季长空。小孩原本只是看戏,突然看到情况越来越严重。于是赶紧给华疾和魏宇航打了电话。

  听到小孩的描述,华疾和魏宇航都连忙往那边赶,生怕出了什么事情。等他们到时,除了奕辰脸色难看,和被绑着的谢知,甚至连血都没有看到。

  “哥哥,你们终于来了”小孩冲上去亲了亲华疾,然后就抱着魏宇航的大腿。但是魏宇航现在后悔极了,他千躲万躲,还是没有躲过。季长空看着门外的两人,“华疾你看一下奕辰,宇航你和我来,这个人没有我的命令不准放。”

  “季老师,对不起”“说”“我没有来找你”“给你个机会,再说一遍”“公调结束那天,我没有来找您”“原因”“我不想接手了”“废物”季长空丢下这句话,就转身去拿了一把戒尺,点了点魏宇航。后者则自觉的把衣物脱了,整理放好在旁边。跪趴在季长空面前,身子往下伏,让pg自然抬高。

  等魏宇航做好动作,季长空把戒尺放在他腰上,“掉下来,后果自负”。而楼下的华疾,正给奕辰贴膏药,奕辰的腰只是撞到了,并没有大碍。

  

见面.

  晚上,魏宇航并没有去找季长空,公调对于他来说打击太大了,一时无法脱离出来。另一边季长空在播放室看着屏幕里魏宇航……

  “季老师,我哥哥怎么还没有来接我”小孩晃了晃季长空。“他今天不会来了,我们先回去好吗?”季长空对着小孩说到,小孩瘪了瘪嘴,还是点了点头。

……

  深夜,季长空给华疾打了一个电话。“奕辰现在怎么样?”“在国外,听说要回来读研”“嗯,到时候你去接一下他,青年训练基地也可以开展了”季长空把电话挂断,给奕辰发了一条信息。

  奕辰看到信息,并没有回复。只是又微微感到头痛,对于这位主子,他是没有任何办法。他快回国了,但是不代表他现在可以正面面对季长空,更何况离开时,自己那声主人。

  “奕辰,你怎么啦?”奕辰身边一个人推了推他。“我要回中国了”“我跟你一起去吧”“也行。”说话的是,谢知。是奕辰在文艺汇演的时候认识的。

  接下来几天,季长空忙着打理训练基地的事情,也并没有去找魏宇航。而魏宇航整个人天天就是泡在各个酒馆。

  等魏宇航冷静几天后,他再次来到悦府。但是不一样的是,这次是以一个m的身份。魏宇航漫无目的的到处瞎走,看着台上那些被拿以炫耀的人,看着那些挥动工具的人,魏宇航眼神溃散,却渐渐迷离在里面。他好像更喜欢跪在地上的感受。

  “主人,你为什么老是看着他?”奕辰此时正坐在季长空腿上,双手环着他的脖子。“我的一个朋友”“你什么时候还有商业往来的朋友了”“他不一样”季长空摸了摸奕辰的腰,然后把他抱上去了些,“我们好久没有过了”。奕辰的脸迅速变得红润起来,“我才刚刚回来,时差还没有倒过来”“那怎么还和你的朋友一起喝酒?”“他第一次来中国”“以前没有这么拙劣的借口”奕辰听着季长空这话,直接从季长空腿上跳下来,“算了算了,不坐了,我去会会你那个朋友。”

  奕辰凭着自己的记忆,很快就找到了他。“怎么样?想试试吗?”听见声音的魏宇航看了看眼前的人,“没兴趣”“……”奕辰也不是那种非要怎么样的人,别人不同意也就走开了。

……

  “搞定了?”“明知故问”奕辰气冲冲的走向季长空,然后顺势就是一扑。“我们回去吧,过几天你们就会认识的”“你抱我回去,我累了”季长空看着怀里耍无赖的小孩,有一种想现在就打一顿的冲动。

  回到家中,季长空就看见魏雨轩在玩手机,脸色不经一沉,同样脸色不好看的还有奕辰。“你什么时候背着我有小孩子了?”奕辰说这话的时候格外冷漠,果然吃醋的男人,比女人可怕。“你先回房间,我等会去找你”季长空把奕辰放了下来,奕辰不仅不走还就势坐在了原地。魏雨轩看见季长空回来了,则赶紧关掉手机,认认真真开始写作业,仿佛刚刚玩手机的不是她。

  “你先起来,家里还有人”“好啊,那我走就是了”奕辰起身撞开了眼前的人,然后就这样离开了。魏雨轩抬头看了看,正好碰上了季长空那要杀人一样的眼神。“老师,要不你先进来?”魏雨轩试探到。季长空不进反而还出去了,真搞不懂奕辰现在什么脾气,真是在国外惯坏了,以前就是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就这样走出去。

  季长空坐回车上,给华疾打了个电话,内容就是把奕辰绑回来。季长空来到一个精品店买了一把戒尺,然后就回到了家中。刚进门看见小孩在写作业,火气也降了一大半,“作业拿给我看看”魏雨轩看到了老师手中的戒尺,就要开始哭。“还没有写完。”“怎么一点点作业写了一下午?你是真的能耐了!”季长空把戒尺递给魏雨轩,然后无情的说到,“自己打”然后就离开了。

  季长空刚刚上楼就接到华疾的电话,“哥,按不住。”“听不懂吗?绑回来”华疾意识到季长空这次是真的生气了,但是又实在没有搞懂,为啥第一天就这么大的火?奕辰这拱火能力见长了啊!

  奕辰被绑回来时,当然也看见了魏雨轩自己打自己的场景。突然觉得她好像比自己听话多了,看来谁都喜欢乖的小孩子。

  奕辰被放在季长空房间门口,季长空没有出来,而奕辰也不进去,两个人就这样耗着。当门打开时,奕辰就被一脚踹在地上,然后季长空就这样径直的离开了。

  奕辰清清楚楚的听到,季长空训斥魏雨轩的声音,然后是教她做题。过了一会,季长空上楼拿了一瓶药就下去了。这时候奕辰才真正觉得,自己被抛弃了。

  刚刚见面的亲昵,突然变得如此的恶心。一切都结束了……

公调.

  三天过去了,下午魏宇航回到家中,发现没有一个人。魏宇航走进浴室,脱衣服时,魏宇航疼呼出声,魏宇航手臂上有许多鞭痕,还有青紫处。魏宇航自暴自弃一般往墙上打了一拳,然后坐在浴室地上,让水流过自己的身体,而此时此刻的魏宇航乱得像一团麻,魏宇航公调失误了……

  当天上午,“魏宇航等会就是你公调,你用什么?”温北拿着一张表,问到。“用鞭子”,温北在表上写下,“A16”A16是长鞭,是极难控制的鞭型。

  “季长空会来吗?”魏宇航问到,“不会,公调人多,顶级调教师出现,会导致动荡。”魏宇航听着温北的回答,眼神一点一点暗淡下去。魏宇航这三天看了许多公调,他们调教时的不足,魏宇航都能抓到。可是当他看见那一个个被绑在柱子上的人,魏宇航才意识到自己真的不适合,他看不下去。魏宇航的报告越做越差,温北没有说破,在温北看来魏宇航根本不可能真真正正的完成一次实践。

  魏宇航的搭档是一个男生,华疾。华疾是季长空亲自收录进来的,并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,季长空有时会教他一下礼仪。

  华疾上台时,台下就已经沸腾了,他实在是太好看了,在灯光的照射下,整个人显得各外阳光,比以往登上公调的奴都不一样,华疾身上有一股贵气。

  台下议论声四起“之前没有见过的奴,应该是某家的私奴吧”“可能吧,公调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养眼的货了”“等会去二层碰碰运气,说不定能遇到”“怎么可能,他身上那么干净,红印都没有”台下吵闹声越来越大,直到调教师出来才安静下来。

  魏宇航穿的是普通调教师的衣服,而华疾看见魏宇航来,则把上衣脱了下来。魏宇航看着华疾胸前的肌肉,他当然知道华疾是季长空的人,但是没想到他居然如此的健硕。华疾的手骨节分明,此刻华疾的手上多了一条鞭子,当魏宇航接过鞭子的时候,华疾察觉到魏宇航的手在发抖,他在害怕。

  华疾没有说话,只是跪在原地。季长空昨天和他联系过,无论发生什么,好好配合就行。魏宇航就这样站在原地,灯光照在他的身上,台下的人都屏住呼吸,等待着发落。可是鞭子迟迟没有落下。

  台下开始躁动,质疑的声音传入魏宇航的耳朵。魏宇航落下了一鞭,没有打在背上,而是打在了华疾的侧面,华疾从来没有挨过打,而刚刚那一下魏宇航根本没有控制,百分之八十的力气都落了下去,加上鞭子本来就是锋利的工具,华疾挨了一下就被抽出了血。

  魏宇航看着华疾侧面的血流在地上,一时恍了神。正当魏宇航准备把鞭子丢下时,华疾开口了“集中注意力,你现在下去,就输了”。  

  魏宇航又落了几下,这几下毫无章法,可是每一下的落点都恰到好处,没有叠加的伤口。可是好景不长,接下再落鞭时,魏宇航怕打伤华疾,魏宇航收鞭时,用力过大,导致鞭子打在了自己的手臂上。疼痛让魏宇航更加无力,自责的情绪涌上心头。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魏宇航跪下了。华疾看着他,叹了一口气,拿走魏宇航手上的鞭子。

  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切,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。华疾披上了外套,手里拿着鞭子,一下一下地抽在魏宇航身上,衣服就这样裂开了一道又一道整齐的口子。温北看着台上的华疾,如果不是季长空,华疾也该是一个优秀的主人了。

  震惊的还有魏宇航,魏宇航的耳边回荡着鞭子的破风声,身体上却没有任何疼感,这个人的鞭子玩的居然这样的好。

  公调结束后,华疾把魏宇航扶了下去,在魏宇航耳边说了一句:“季会长要你晚上去找他”,而这一动作在台下的人看来就是,调教师失误后,被奴反主,又被安慰。而两人在今后几天都位居圈内cp榜的第一。

……

  “会长”华疾现在正跪在季长空身边。“鞭子练得不错”华疾身体抖了一下,季长空不允许华疾私自参与圈内的事情,而这样的技术,说是第一次放谁也不可能相信。“哥”“现在叫哥了”“我不是背着你练的”“嗯”“我在悦府注册会员了”季长空没有说话,自己的弟弟,什么时候自己也管不住了。“起来吧,把伤口处理一下”华疾起身的时候牵动了伤口,嘶了一声。

  华疾收拾好伤口,往季长空那边挪了挪,“雨轩呢?”“在外面玩”“悦府有什么好玩的”华疾刚刚踏出门,就看见魏雨轩在玩一个球,华疾大受震撼,这小孩估计还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吧。随后华疾拿出手机,拍下了这一幕,打算等雨轩长大了给她看。

  “华哥哥!过来陪我一起玩!”小孩兴致勃勃的拉着华疾的手。“咳咳,我带你去外面玩,这里不适合”华疾抱起小孩,就准备下楼。“老师呢?老师不去吗?”“他等会还有事,我们自己玩”华疾亲了亲小孩的脸,小孩也蹭了蹭华疾。如果这一幕被刚刚看公调的人看见,估计就是一场狗血剧了。

顶级调教师(下)

  早上,季长空点了外卖,小孩还没有起来,季长空吃完早餐,就坐在沙发上看视频。等小孩起来了,一开门看见季长空坐在外面,于是又赌气一般把门关了。

  过了一会,小孩还是出来了,洗漱完后又躲进了自己的房间。季长空只能自己去看小孩,进去就看见小孩坐在窗户旁边哭。“还疼吗?”小孩没有回答,甚至连头都懒得回。“收拾行李,等会就去我家”“不去”“想去看你哥吗?”“嗯”“去我家,就给你看”“不去”季长空懒得废话,给她看魏宇航已经是他最大的让步了,“不去,就去书房上课”。小孩擦了一下眼泪,等季长空走了,小孩才起身。

  小孩走到书房门口,看见了昨天的戒尺,眼睛一下就红了。“我们今天能不上课吗?”“给我个理由”“我不想上可以吗?”“可以,把题目写了”小孩看着季长空,接过了题目,然后离开了书房。小孩用手机找了些网课,上完课后开始写题目,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静下心来,网课里面能懂的,到了题目里面却什么也记不起来。后来小孩干脆不写了,就这样趴在那边,昏昏沉沉了一天。

  等季长空去找小孩的时候,发现小孩趴在桌子上,整个人都没有精神。“我带你去看你哥”季长空拉着小孩的手,没有给小孩拒绝的机会。“等会回家把题目写了”“嗯”小孩本来就没有打算不写作业,只是心乱得很,根本没有心思写。

……

  被温北训了一晚上的魏宇航,现在正趴在地上,大口的喘气,此时魏宇航整个人像一个刚刚经历过生死的人一样,气息非常不稳。温北就这样看着魏宇航,“休息够了就继续吧”。魏宇航对上温北的眼神里透露着凶狠。一晚上,魏宇航被温北要求执鞭,极致的控制力,和精准的打击点。光是挥鞭就让魏宇航精疲力尽。后来更是各种工具都练了一遍,魏宇航第一次觉得打人也是个力气活。

  最难熬的还是在后面,魏宇航看着面前奇奇怪怪的特效药物。而接下来这些,他都必须足够的了解,也就是说,这里上百种药物,他都要一一记住他们的效果功能和药效时间。温北只给了魏宇航一个上午的时间,至于记不住的,那就体验一遍,言传身教也讲究个身教。

  魏宇航承受着几种药物的刺激,哪怕他再怎样忍,还是无法压制身体本能的反应。惨叫声随着快感一同到来,魏宇航的神经变得格外敏感,身体的酸楚感被放大。魏宇航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这种情况下,释放了多少次。至少魏宇航身上没有一处干处了。由于衣物的束缚,被压制的感觉让魏宇航很不适。

  “感受怎么样?”温北看着无趣,于是开始问话。“一,一般”“哦,你看起来很好玩”“呵”“你和季长空什么关系?”“和你,和你有,有关系吗?”“你比他差多了”魏宇航意识到,季长空曾经也经受过这样的折磨。“他用二天,完成了一次几乎完美的公调”“我也可以”“你已经输了,他从来没有这样过”温北说着说着就指着趴在地上的他。魏宇航冷哼一声,他一直都没有季长空好,一直是这样。

  “后面几天不折磨你了,你明天看一天公调,每一场训诫的不足和改进方法都要写出来,一场一千字,只能多不能少。”说完温北丢下了一瓶药,离开了。魏宇航打开药瓶,吃了进去,之前的药效都减弱了。温宇航起身去洗了澡,换了一身衣服。便去吃饭了,正好下楼的时候就看见了季长空和魏雨轩。

  魏雨轩看到哥哥,直接就冲了过去。魏宇航心有余而力不足,突然扑上来的小孩,让他脚下一个踉跄,摔在了地上。

  “哥哥,你怎么了?”小孩哭着说。“没事没事,雨轩怎么了?怎么哭了?”“我想你了。”“是不是季老师打你了?”魏宇航摸了摸小孩的头,然后擦去了小孩脸上的眼泪。“嗯”魏雨轩来本来就是诉苦的,所以就把季长空的“罪行”一一说了出来。

  魏宇航听完小孩的阐述,把小孩放在地上。“你觉得你晚上看手机对吗?”小孩摇了摇头,“那季老师不能打你吗?”小孩没有说话。“季老师是哥哥的老师,哥哥以前也被他打过,而且那时候哥哥和季老师没有任何关系,可是哥哥没有觉得当自己犯错误的时候,有个人惩罚自己是一件坏事”魏宇航和小孩说,季长空站在一边没有说话,小孩想了一下,也点了点头。其实小孩也只是第一次被打那么狠,还是有些脾气的,并不是真正的讨厌季长空。

  和魏宇航告别之后,季长空直接带小孩来了自己家。把题目写完了,也就准备睡觉了。而魏宇航现在还在为自己睡在什么地方而发愁,总不能睡调教室吧。于是魏宇航找到了温北。温北给了他一间独立的调教室钥匙,魏宇航一进去看了一圈,发现一个除了用来调教的床,没有其他地方可以睡,当然如果魏宇航不介意也可以睡地板。

顶级调教师(上)

  悦府一共有12层,一层大堂,二层是训奴的地方,三层是培养训诫师的,往上依次是公调平台,单独的调教房间和顶级调教师的房间。6层以上,是监控室,播放室,和工具储备的地方……

  魏宇航刚刚到三层,就被带到了一个调教室。魏宇航看了看四周,很干净,甚至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。“文陆杰给你办的手续?”说话的是个女人,三层里唯一的顶级调教师,文陆杰的女朋友,温北。

  温北是三层的管理员,之前的三层并不是她管理,而是冷原生。在季长空没有创立悦府之前,三层就已经存在了,而且季长空是三层调教出来最好的训诫师,当时带他的便是冷原生。到季长空创立悦府之后,冷原生就成了悦府的副会长。

  “嗯”魏宇航看向温北,长得还算标志,但是没有自己家小孩好看。温北也同样看着他,魏宇航身上没有一点气场,给人感觉很平凡,要不是手上带着个几万块的表,真看不出什么特别的。“表摘了”温北对魏宇航说到,魏宇航倒是爽快,把表摘了就放进了口袋。魏宇航早就注意到了温北腰上挂着的一个钥匙,和季长空的一样,那是单独调教室的钥匙。

  “我是魏宇航,请问您是?”“温北”“哦,不认识”温北倒是没有什么反应,只是说到:“很快你就认识了”

……

  这边季长空已经到家了。本想洗完澡去睡觉,可刚刚经过小孩的房间,听见里面有嘻嘻哈哈的声音。季长空打开门进房间,就看见一道微弱的光源,转瞬即逝。

  季长空走到小孩床前,就这样安静的站着,小孩也不说话,敬职敬业的装睡。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小孩手机突然亮了一下,季长空拿起小孩手机,“解释一下”小孩不说话,还在装睡。季长空把床头灯打开,把小孩从被子里拖出来,把手机递给她,我不介意让你朋友听听你是怎么挨打的。

  “不要”小孩一下就急了,虽然那些都是一些网友,但是让别人听她是怎么挨打的,这太尴尬了。“几点了?你知道吗?”“不……不知道”“不想睡觉?”“不是的”“第几次了?”“不知道”“那就不是第一次了”季长空看着小孩,小孩没有回答。“不想睡就不睡,每隔十分钟到你哥房间来报一次到。”说完季长空就把小孩房间的灯关了,去洗澡了。

  小孩呆呆的站在原地,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,可是小孩已经没有心情再聊天了。等季长空洗完澡,走进房间的时候,看见小孩手里拿着戒尺,规规矩矩的站在那边。季长空从小孩身边走过,并没有理她。“老师,我错了”小孩开了口,眼泪马上就流了下来。季长空还是没有说话,今天这一大一小让他也有些累,本来想回来好好休息,没想到又撞上这样一件事。

  小孩见季长空不说话,哭得更大声。“声音小点,你不用休息,有人要休息”小孩哭声慢慢减小,两个眼睛红红的,时不时抬头看看季长空。“老师,我错了”“我已经听到了,不用再说一遍”“可是”小孩本来还想说话,但是一时又不知道说什么。“戒尺放回去,我不想打人”小孩把戒尺放在桌子上,然后又站回原地。季长空看着小孩,准备说些什么,可是小孩倒是先问起来了“老师,我哥呢?”“有点事情,最近你跟着我,明天去我家”“我能待在这边吗?”“不能”季长空已经坐在床上,倚着床板,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小孩说话……

  “老师,我困了”小孩带上了委屈的语气。“十分钟报道一次”“十分钟根本睡不着”“和我有关系吗?”“那你也睡不着”“是吗?这个手机,每十分钟给我发一次信息,现在你可以出去了”“那你还不如打我”小孩有些生气,觉得老师根本不懂得照顾别人的感受。“行,答应你。”季长空去桌子拿了戒尺,小孩把手伸好,等待疼痛的到来。“自己打,打到……额,打到我满意为止”小孩本来想反驳,但是看着季长空认真的样子,并不像在开玩笑。

  小孩拿着戒尺,不知道怎么下手,自己打自己,难免有些不知所措。“不打,就十分钟报道一次。”“……”“还用我教你?”说着季长空拿起戒尺,压着手腕,导致打下去的时候,戒尺都没有弹起,实实在在的打进了肉里,疼痛随着手指传到大脑,再到每一个神经。小孩脑子嗡的一下懵了,疼痛,无助,委屈一下冲上大脑,情绪替代了理性。

  季长空把戒尺放在了小孩的手中,然后砸向地面。此时的小孩,手已经麻木拿不住任何东西。“照这样打”季长空的声音,通过耳膜传到大脑,小孩眼泪连绵不断的向地板落去,地上很快就有了一片小水洼。“你又不是我哥,你凭什么打我”“你让我打的”小孩的怒火被这句话压了回去,一时不知道反驳什么。小孩跑出了房间,躲在被子里,哇哇大哭起来,哪怕门被关上了,小孩的哭声还是被季长空听到了。

  季长空记不清小孩哭了多久,只知道后半夜哭声久久未停……

悦府

等魏宇航回来时,已经是晚上9点了。季长空和小孩相处还算愉快,季长空主动和小孩玩起了游戏,小孩虽然技术菜,但是玩得开心。

  “雨轩!我回来了,你都不来接我吗?”宇航看着打游戏的俩人,看着小孩黏着季长空的样子,醋意油然而生。“哥哥你等会,我们快赢了”小孩连头都没有抬一下,魏宇航不好打扰小孩的兴致,就也凑过去看看,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2-18-16。这战绩说差也不算太差,但是又实在好不起来。

  “吃饭了吗?”季长空看了一眼宇航问到。“没有,刚刚得空我就回来了”“出什么问题了?”“来了个调教师,说是自己的贝被我们工会的人玩了,来找麻烦”说着魏宇航的脸上就阴沉了几分,其实来搞事的是得馨的人,因为宇航的工会让他们很多会员都离开了,甚至还有提前解约的,于是得馨派人来探底。

  “自己点外卖,没给你留饭”季长空没有继续聊下去,小孩还在,有些事情她还不能知道。而刚刚小孩只顾着玩游戏,也没有注意。

  “老师老师,要输了,你快点过来”小孩拉了拉季长空的手。最后游戏赢了,小孩又兴致勃勃的准备再来一盘。“不玩了”“老师再来最后一盘,好不好?”“不好”季长空起身拍了一下魏宇航的肩膀。魏宇航便把小孩抱进房间“你在家里睡觉,我和老师出去还有点事情”“我也想去”“听话”小孩不再说话,把自己捂在被子里。看着小孩的样子,魏宇航有些舍不得,但是有些事情他现在必须去办。

  “长空,我们走吧”夜很安静,老天在酝酿一场狂风。

……

  “魏老板大驾光临是有什么事情吗?”“收购”“好大的口气,一个新兴的工会,我们得馨是你想收购就收购的”“那我来呢?”季长空的声音很平静,像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。后者则僵硬在原地,“季,季会长,怎么得闲关顾我们这个小工会”“听说你在我的地盘搞事情?”“那我哪敢啊”“这份合同看一下”“季会长,得馨跟了我这边多年了,让我转让就转让是不是不太好?毕竟都是道上的,闹得太严重,对你我都不好”“不签?宇航给协会打电话”“季会长,我签”电话一旦打出去,得馨就再也不会有翻身的机会了。季长空接过合同,对着门外的人说到:“砸吧”。

  “长空,我想接手”季长空脚步停了一下,“你跟我过来。”“老师,我真的想接手”“你确定?”“嗯,你相信我”“得馨干什么的你知道吗?”“不知道”“带你去个地方。”季长空打了一个电话,“李叔,叫文陆杰来一下,在得馨”。

  很快文陆杰就来了,“季哥”“嗯,去悦府”文陆杰看了一下季长空,随后便兢兢业业的开车了。

……

  “季哥,到了”“下车,一起去”三个人一起走进了悦府的门,在魏宇航的印象中,悦府是目前全世界最大的训诫所,背后的管理人就是季长空。

  大堂人不多,辅助办理的前台和几个保安。季长空拿出了一张卡给前台,前台带季长空一行人来到了,二层。二层是训练私奴的地方。

  “季哥,这不太合适”文陆杰说到,季长空没有说话,只是径直得往前走。可是魏宇航的表情就精彩多了,刚刚他们经过的地方,有许多跪在地上的人,他们一丝不挂,身体上交错着鞭痕,甚至有些人被关在了笼子里,吃喝拉撒都在一个笼子里解决。导致周遭的空气都散发着恶心的气味。

   到了更深处,呻吟声越来越多。有的人体内被安置着机器,还有的正在打桩机的工作下无法抑制的颤抖,体内的液体顺着肌肤流下。汗水,尿液,口水混合在一起,哪怕有空气清新剂,和除潮的机器,空气和湿漉的地板也并没有得到任何改善。魏宇航看见有人将那些液体收集起来,再给那些人喂入,喂入又呕吐出来,就这样一次重复。还有的人被注射特殊的药物,让他们的身体极度的敏感,然后就这样绑着,什么也不让做。

  魏宇航是混小圈的,而且大多数也只是用戒尺,并没有见过这样。“老师”“说”“我是真的想接手得馨”“能接受吗?”“不能”“得馨就是干这个的”“我不想让得馨干这个”“那干什么?你以为是和你一样在网上瞎玩吗?”魏宇航没有说话,“我让你建工会,只是不想让你觉得你什么都被管着,如果你没有做好这些准备,就不要涉及”“对不起,但是我还是想接手”“三天,待三天,我满足你”魏宇航看着眼前给他命令的人,眼里充满着不可思议。“你要我把丢在这种地方”“什么样的地方?不愿意就放弃。没必要和自己死磕”“我答应你”季长空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可思议,“陆杰,安排手续,送去三层”“是”文陆杰本来想说些什么,但是这是季哥的私事,也就没有多嘴。

  “魏雨轩麻烦你了,老师”“嗯,好好待,别让我失望”季长空其实没有想到魏宇航这次会如此坚持,三层是季长空也畏惧的地方,不过也只是从前。

丢弃与收容

假日的清晨小孩子莫名起得很早。魏雨轩就是典型的例子,凌晨4点,太阳还没来得及出来,魏雨轩此时只能看着漆黑的房间,思绪一点一点沦陷……

  魏雨轩之前叫陈晨,魏宇航并不是她亲哥哥。早年陈晨是陈极思的得意门生,也是最骄傲的女儿。可是后来陈晨因为小升初一次市内考试“作弊”,陈极思就再也没有管过她。当年的事情根本不足以影响什么,如果陈极思愿意去查,就会发现事情根本不是那样,可是一向以名誉为重的陈极思,对外界公布自己没有这样不思进取,不知廉耻的女儿。

  后来魏雨轩也并没有让他失望,她离开了他。魏雨轩毕竟还是陈极思的小孩,避免不了有狗仔跟踪,事情已经闹大。大多小学都不收魏雨轩,怕影响了自家的名誉。

  小孩第一次感得无助,找了一个酒吧喝酒。魏雨轩虽然小,但是并不影响小混混想吞吃她。小孩也没有反抗,男人们越来越猖狂,开始上手扒衣服。小孩这才意识到不对,开始大喊,旁边的服务员来进行调节,可是这场景也让服务员不知所措。于是喊了经理,经理又叫来了老板。

  等魏宇航到的时候,小孩生无可恋,迷失在刚刚那些事情中,她不清楚自己到底被摸了哪,哪又没有被摸。“这小孩家长呢?”魏宇航问经理。“一个人来的,对不起老板”经理知道几十年又一下白干了,也不知道谁家倒霉孩子。魏宇航看着小孩,脑袋里一些事情开始浮现……“陈晨?”小孩没有回答,只是下意识的抬了一下头。

  “把她送我家,其余人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”魏宇航没有多留,这种低廉酒精交杂的地方让他恶心。

……

  “老师没有教过你,遇到危险要反抗吗?”小孩此时已经洗好澡,换上了魏宇航的衣服,松松垮垮的坐在床上。“你不知道酒吧是不让小孩子去的吗?还是说你想气你爸,所以故意来的?”“不是,不是的”小孩一开口就是浓烈的哭腔,“我只是没有地方去了”“那为什么喝酒”“我,我不知道”“我给你爸打电话”“我已经……他不要我了”小孩说出这话时,魏宇航也没有感到震惊,业内皆知,只是没想到一个父亲这样狠心。 

  “我给你找个地方住”魏宇航拿起手机准备给助理打电话,小孩赶紧拉住他的手。“我能不能住你家?”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小孩没有说话了,只是低下头。当魏宇航再次给助理打电话时,小孩大哭了起来。“我,我已经没有人要了,你,你可不可以收留我,我可以,帮,帮忙做事的。”小孩一边哭一边说,魏宇航这一下突然感到迷茫,这孩子作弊的事情他知道得一清二楚,只是别人家的事情,他并不想管。也只是拿着证据,把孩子档案里记录给删除了,怕影响孩子前途。

  “你能干什么?别倒打一耙说我雇用童工”“不会的”“不收”魏宇航懒得胡扯,小孩子说不清。于是便离开了。那天小孩哭了整整一夜,但是并没有被赶走,反而顺理成章的住了下来。

……

魏雨轩想到这些眼泪又止不住的往下流。她读书早,家里严,所以当时的她才7岁,而现在她9岁了,小学的课程早就学完,魏宇航让她再读小学的原因就是她太小了。但是今年也快要毕业了,她已经是一名六年级的学生了。不知不觉小孩在魏宇航身边待了二年,可那些记忆还是挥之不去。

  等小孩起床,已经是7点了。魏宇航看到小孩眼睛,就知道又哭了,但是并没有多问,小孩虽然小,但是自尊强。

  “快开学了”“嗯”“我给你请了家教”“我又不去学校吗?”“去了干什么?给你睡觉吗?”小孩尴尬的笑了一下,暗想:魏宇航怎么知道自己睡觉的事情。魏宇航似乎看穿了小孩的心思,“老师投诉的”“哦”“估计一会就到了”“嗯”

  果不其然,还没有等小孩吃完早餐,家教便来了。“宇航,好久不见”“季老师有没有想我啊”“吊儿郎当,我看你欠收拾了”听到这话小孩吃饭的动作顿了一下,又想起昨天的事情。似乎季长空注意到了,于是走向餐桌,小孩没有反应。“宇航,教小孩子都教不好?”“咳咳,要不然也不请您啊”“没兴趣,我只负责学习”“老师,帮帮忙嘛”“你是真想挨打?”听到这话,魏宇航便正经了不少,这位老师的手段他着实受不住。

  “雨轩,这位是季长空,季老师”“嗯,季老师好”看来没有季长空认为的那么不懂事。“等会你就和季老师好好相处,哥哥还有点事情,你要乖一点,他生气我可不敢拉,比昨天视频还惨”魏宇航最后两句话声音极小,说完就和他们道别了。

  季长空不爱说话,魏雨轩不想说话,以至于气氛十分诡异……

哥哥是主那件事

  “你在干什么?”魏宇航问到身旁的小孩,从昨天开始,他就感觉到小孩怪怪的。现在看到小孩对自己十分戒备,有点不开心,于是干脆直接问到。

  “昂……没,没干什么”小孩退了一步的动作被魏宇航看在眼里,火气一下就冲了上来。反手去抓小孩,却不料小孩猛的一下哭了起来。魏宇航有点诧异,抱过小孩,看了一下刚刚抓的地方,只是有点红。

  “哥哥抓疼你了?怎么突然哭了?”魏宇航一手搂着小孩,一手给小孩轻拍顺气。小孩也不说话,只是不停地抽泣。

  “魏雨轩,我在问你话,你不知道回答吗?”魏宇航把小孩放下来,让她站在自己面前。小孩以为哥哥要打她,哭得更盛了,这一下魏宇航彻底懵了。自己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吗?

“怎么不哭了?”魏宇航看着哭了二个小时的小孩,一脸无奈。“我……我,想喝水”小孩声音有些嘶哑。“自己去倒。”魏宇航看着小孩慢慢吞吞的走到饮水机面前,时不时还用手背擦一擦眼泪。

  “喝完了就过来”听到声音的小孩身体明显的抖了一下,几番犹豫之下还是走了过去。“为什么最近躲着我?”魏宇航单刀直入。“我,不小心看到哥哥手机了。”“看到什么了?”“我看见哥哥在打”话还没有说完,魏雨轩又哭了起来。

  魏宇航现在懂了,看来小孩是受刺激了。但是看小孩这样怕,突然有一些兴致。“别哭了”魏雨轩极力抑制自己的声音,可是还是有支支吾吾的哭声。“你还看见什么了?”“还,还看见,看见姐姐哭了。哥哥,姐姐她是不是很疼啊?”魏雨轩真诚的问到,一时魏宇航也答不上来。

  “你知道我为什么打姐姐吗?”小孩摇摇头。“因为姐姐犯错误了,让哥哥不开心,所以哥哥要惩罚姐姐。”“可是姐姐都哭了。”“那是不是哭了就不用惩罚了呢?”魏雨轩没有回答,只是低下头,魏宇航知道小孩心里有答案,只是不想说出来而已。

  魏宇航摸了摸小孩的头,温柔的说到:“雨轩要是听话,哥哥就不会打你的。好不好?”魏雨轩迷迷糊糊的答了一声嗯,随后才意识到自己上套了。“我不听话也不可以打我,哥哥要和我好好说!”“那不一定”魏宇航拍了拍小孩头,然后抱着小孩起身走向了浴室帮她洗脸。“哭得脏兮兮的”“嗯”小孩勾着哥哥的脖子,脸上留着哭过的红晕,不一会便睡着了,兴许是哭累了吧。

  小孩不知道,魏宇航当天晚上把自己之前找的小贝都解除了关系。魏宇航望着床上的小孩,眼神渐渐迷离,暗淡,最后又变得温柔……